【图片都不授权】
不是很想跟盗图狗和ky说话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谷集:-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热爱少年受+无限颜性恋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懿元/酒鱼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谢谢你来过❤
 

*吧唧稿子

感谢让我画自己墙头稿子的主催姑娘!
我爱稷下F4!!!(破音)

*头像稿子

祝这位唱见小朋友天天开心啦!

*头像稿子

终于第二次接到农药稿子我开心飞起

但是上官婉儿新英雄我还没时间试试TAT……

画画本是逆天而行,死在路上很正常。

我想改变常人/路人一个普遍想法:

【他们眼中画手市场跟商品市场一样吧,约稿复数幅数以上你要考虑给我打折,便宜一点】

有人表示赞同。这里是部分甲方。

有人一眼就觉得不对劲。这里是大部分乙方。

我想说,不是这样的。

画手市场有高有低,每一幅作品都是独一无二,无论你画得好坏,除非你复制粘贴,那怎么能跟商品(尤其是批量批发的)相提并论?

如果你要我像制造这批发的食物商品,对稿子复制粘贴,画一个,复制一个,如此变成双人稿三人稿就能交稿,当然给你打折。

画手本身靠爱发电。

爱不够,用金钱堆积,有什么问题。

商品可以靠爱发电吗?

假设我想要一只大闸蟹,我不给他物质的食物,不用金钱投资它,仅仅靠每天跟它说句“I love u”的表达我的爱意,它能乖乖长大成为我的食物吗?

如果有靠爱发电就能长大的大闸蟹请务必找我团购。

不懂我的意思吗?

不懂也行,我就是饿了,明天去买大闸蟹。

/

画手画一幅图。

-靠爱意。

-靠金钱。如果是ta们喜欢的话金钱也不用。

-靠健康。请问你今天在电脑前坐了多久?颈椎没事吧?腰呢?腿麻不麻?眼睛多少度近视?嗯我瞎了。

-靠自信。每天自谦自卑或恨自己能力不足大骂自己“画得shit”的是你吗?甲方给的自信和路人给你打的call能再燃一下吗?

话外题一下,画那么多,你秃了吗?

很明显,有些甲方约你稿时不介意你秃不秃,可能你秃了他们还会夸你是不是秃了感觉变强了(ry

他们大部分只关心你能不能便宜,用团购商品那一套问你能不能批发打折。其实也不能怪他们,他们大部分不是故意恶意,只是钱包不太乐意。

最后画手心里只会想:

【其实我的画在你眼中不值得这个价(我的报价)】

画手有时候的自信是来自甲方的,可是他们不知道。

/

其实你嫌贵你可以去找低价画手市场。

多少白菜价画手小朋友愿意?大部分都是嚷着给钱就画,甚至我见过五块钱起步的。

可遇见的未来:

五块钱画手进化了,涨价,一个月后变20块,两个月后40块,一年后越画越好,变成200块。两年后400块更甚。

然后你嫌贵了,不值得了,打击了这个画手自信后,又去找另一个五块钱画手。

然后你约的稿子都是这个水准,因为你只肯给五块钱。

这只是个例子,不是说所有甲方都这么只约这五块钱,而我想说的是:

【再差的画手,未来根据画技的提升约稿价钱只会高,不会下降。】

【约稿趁现在是真理。】

每个画手的报价不一样,很明显是因为他们是根据自己的健康,自信,能力和时间(甚至是有时候跟甲方的交情)作出不一样的判断,为何用别人白菜价的报价要求其他人?

提起价钱方面,我觉得文手更惨。

画可以一眼看出精度质量,而文?

你被甲方约稿,写了三千字,无论你是故事会大文豪还是傻白甜流水账,最后人家按字数给你稿费。(除非你书卖得好有别的收入。)

/

画手的悲惨时间——

不是卖惨,是真的惨。

你不懂吗?这种自愿做作业的心情。

我知道我画画时候,除了久坐的不健康的身体痛外会经历什么。

微博曾经有个话题短漫,有个让人选择的问题:

你面前有个红色按钮,你按下去,你的世界静止一百年

在静止的空间里你不能动一百年,但你的思想可以活动,一百年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在这个空间里

一百年过去了,你可以获得一千万巨额

而这一百年在现实中只不过是一秒,你按下去的话等于一秒换取一千万

而且,获得金钱的瞬间,你会忘记这一秒(一百年)你发生过的事。

这个短漫的主人公忘记了自己在思想空间里从兴奋,等到孤独,等到绝望,等到生无可恋,等到后悔不已的一百年,获得巨额的兴奋使他想再拿个一千万,于是再次把自己送进了孤独的地狱。

我瞄了一眼还是觉得很恐怖。有人转发说愿意,因为会忘记,有人说不愿意,例如我。

但我现在是在做跟这个主人公差不多的事情:画画。

画画的时候,我觉得时间静止了,但我的思想没有。

有时候我的思考高速运转,把我不算太长的半生回忆了一遍又一遍。

这幅画画完了,我在我的世界孤独地度过一百年,最后甲方很满意很开心,我感觉获得了一千万。

下一个约稿来了,我清除记忆,继续度过另一个一百年。

我不是幸福的人,我的负面回忆一直在我沉默的时候攻击我,我把恨的人讨厌的人拎出来质问一次又一次。有时候为了自救,我在画画时听歌看视频,有时候它们并不能打败我因为长期的孤独而制造的负能量和恶意。

没人知道我多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

我害怕这个数据,我也没有去统计过。

曾经有个画手朋友跟我说:她独居,有时候没有人说话,她打电话问朋友“我还活着吗?”

有人画画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开心,但我很肯定,这种开心不会持续太久。

因为画画的时候,脑袋会长时间对自己的质问,孤独的自问自答,孤独的自己取悦自己。

它需要你长时间集中精神,又是长时间的需要你用其他美好的东西分散精神而磨练,是你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偶尔很任性的女朋友。

/

画画本是逆天而行,死在路上很正常。

你这位甲方可能是我死亡路上的见证人。

但是我能过上靠画画存活的生活,我很感谢“我觉得你的稿子值得报价,甚至更高”的甲方们,他们曾经把“什么都不喜欢,我没有画画的动力”的我救出来,如今,我可以一边画别人喜欢的东西,一边画自己喜欢的cp,我觉得很幸福。

我是个浪漫主义者,太现实真的不喜欢,但是不现实又活不下去。如果这个世界靠爱发电能活,我想试试。

我爱画画,画画能让我看到他在我的世界回头,望向那个现实/原作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仅仅是搞cp就很满足,即使会折寿。

不,画画的我已经是注定透支着寿命了。

谢谢你看到这里。

查看全文

#懿元#
“诸葛带来的那小子第一次说人……不,说话。”
原来不是哑巴啊。

单纯是第一次对话(聊战术),不熟,懿哥表面波澜不惊,内心早已吐槽刷屏。

我只是想画画恶魔玄策,然后少有试了一下彩铅画到自闭,“妈,为什么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jpg
以后要练习下彩铅,虽然我只有72个色。

#懿元#

我真热爱强强懿元,超想看他们认真打起来的场景。
还有新本子真的耐磨,我没有划穿纸(◍ ´꒳` ◍)
偶尔扎个马步进行手绘对颈椎好……(并没有

截一下我的傻屌美人嘟嘟 

填坑。

不要问我拿图拿授权,随便看看就好。

我想画个农药少年系列><(先逼逼

09年10年的时候我连电脑都没有,好像也没有怎么画画(画在教科书里(喂)

11年最初好像玩烂了几个鼠绘,后来终于买了板子……


为了抽奖弄了一下

被稿子支配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