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不是很想跟盗图狗和ky说话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谷集:-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热爱少年受+无限颜性恋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懿元/酒鱼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谢谢你来过❤
 

【鸣潜/段子】猥琐发育,别浪【2】

我又来逼逼了,感谢收看这个不伤脑子的段子(・∀・)也是那句,想到哪里写哪里。

依旧是富二代严争鸣x孤儿仔程潜

【2】


/


“我们家不能收养程潜。”


看起来要什么有什么的严大公子反而也不是第一天被父母拒绝了,就像上次新年他想要像电视台那般在宅里的四周来个烟花汇演时,由于这城市禁烟火,父母和警察叔叔严肃地拒绝了他,这回又触及了小孩子无能为力的条条框框,毫不例外地被当做了大少爷脾气导致的小闹剧。


严争鸣看一眼父母,看一眼程潜。


小男孩没什么要说的。反而是严争鸣方才那“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带你走”轰轰烈烈的大侠之风被削弱了,成了个有气无力的大话。


程潜看他一眼,就像做最后的道别,就慢慢踏着小脚往房子里走。


可能是严争鸣的错觉,他觉得程潜走得很慢,下一秒会回头看自己,露出依依不舍的小脸。


严争鸣也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大人的眼中是胡闹,程潜从自己手里溜走仿佛心里的安全感也没了,严争鸣随便想了个理由收拾着自己的颜面:“……那是我怕你们新收养的韩渊不舍得小伙伴,还不如多收留个,让他有个伴儿。”


——当然就连院长也不信的。


那晚严争鸣做了个梦。


怀里抱着个小男孩,梦里没有什么重量的概念,他抱着他在孤儿院里走廊看到拐弯处就转,仿佛走不尽的迷宫,后方各种追逐着自己的大人们,一致嚷着让他“放下程潜”,这逼真的拐小孩的场景,只差群众拿着锅铲呼他。


对,小男孩叫做程潜,白天院长说了一遍他就记住了,他想了想,也不知道那个小孩是否记得他的名字叫做严争鸣。


程潜的头发在小男孩里面算是偏长,是还没剪之前的乱发,随着奔跑软绵绵的发根袭击着严争鸣的脸蛋,戳得微微发痒,小手的温热如他所愿缠着他的脖子。


程潜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也没有一丝的反抗,默认着他的存在,主动圈着他的颈窝,这一点足以让他感觉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安全感,也不知道莫名的感觉这从何而来。


他对他的认识也仅仅与此。



合上眼那刻,他也以为自己过了这个新鲜感也差不多了,明天继续沉迷人生的花花绿绿,可好死不死此时梦里的小正太柔声喊了句“争鸣哥哥”,细如蚊音几乎听不见却让他很在意,越想越复杂,成功把他从浅眠中召唤出来。



“小潜……”



/


韩渊是没想到过自己从孤儿院出来后的第二天又要进去了,也不是被扔回去了,而是成为了某人大驾光临孤儿院的合理理由——


“我们韩渊说想念孤儿院的小朋友,我带他回来玩。”


严争鸣摘了浮夸的太阳黑镜说道。

院长:“……”



韩渊倒是无所谓,他还没熟悉那偌大的严家大宅,严父严母似乎很忙碌,就把他交给了韩管家带着。


跟个长辈有什么好玩呢,严争鸣一句“我带你去玩”,他不假思索地跟随起来,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山头,别提多开心了,拔腿就跑,跟自己的孤儿小组打闹起来。



李筠从昨晚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领回来一个韩渊(他们出身的孤儿院不一样,并不认识),严争鸣每看韩渊一眼就露出了一点嫌弃的样子,累积起来有点痛心疾首的错觉,李筠用头发想了想:他那臭毛病的哥大概是嫌韩渊长得不够俊吧。


神经病啊,收养孩子又不是你的选妃大典。


这样韩渊多可怜啊,李筠开始同情韩渊,但等到第二天严争鸣居然破天荒说带人出去玩,这什么,是找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揍一顿韩渊吗——于是李筠忧心忡忡地跟了过来。


李筠一路上还损着严争鸣:“你变性了吗,居然带韩渊出去玩?我来的时候又不见你那么热情?”


“你踏马你才变性。”


“你那留着不长不短的头发才变性啊,校长都说你多少回了啊。”


“我那是潮流,是审美,你和那个老头子懂个屁?我不染已经很给面子校训了。”


“放屁,你带韩渊去哪里,找个无人角落揍孩子一顿吗?”


“是,顺便把你这个来跟我分身家的大养子也殴打一顿。”


李筠回过神来,竟然是韩渊的孤儿院。接下来发生了他接二连三震惊的现象。


严争鸣跟校长打了个招呼后,无视了一路上涌过来讨糖吃的小孩子,想了二三还是从车后厢拿了很几包的白兔糖下来,看似不够分,他竟打开了钱包开始冲这群小孩子派钱,被管理人员拦了下来。


仿佛是在给过路费。


严争鸣到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人。


孤儿院一般是年纪越小的,越受收养家庭的青睐,毕竟小,从小对事物的记忆单薄,重新开始的能力也比较高。


程潜八岁,年龄比起其他还未被收养的小儿来说算是排在前列的兄长了,但是他瘦削的身高跟他们差不多,害严争鸣不知道得从哪里找人,最后在自习室找到了他。


程潜正拿着一个认识鱼类的本子往上面粘贴纸,小手被贴纸粘拿不下来有点苦恼,专心致志的样子听不见外头的骚动。


严争鸣直接就坐到他隔壁,“我来了。”


程潜有点惊愕,“……你又来了。”


程潜的确是没有想到昨天来搞事的大哥哥再度登场,想了想,回头看了一眼,那么韩渊也回来了。“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们不要韩渊了吗?”


程潜第一反应是想到这个,语气有点慌张。


一般从体验家庭里回来的孤儿都是这么个结局,原因有时候收养家庭觉得不合适,有时候是院长他们觉得不合适——他们作为被送出去的孤儿心智还未成熟,并没有说话权。


严争鸣顺着他的想法,调侃笑道:“是啊,不要他了,用他来换你。”


“???”

程潜的神经一下子的就绷紧了,盯着严争鸣的笑容不一会就意识到了对方是拿他开玩笑,脸色一沉,“不要开这种玩笑。”


“你这小毛孩怎么这么凶啊。”


严争鸣不满地发出抗议,“你不是不舍得他吗,我带他回来给你们见,你们不是要该感谢我吗?”


程潜没理他,继续玩自己的鱼贴纸。


被小孩子冷落的严争鸣的脾气也有的一拼,他晃了晃自己的太阳眼镜,程潜没理他,他直接给程潜戴上了。


不适合小孩的尺寸的大眼镜他戴不稳,严争鸣帮忙固定着,程潜就下意识地甩头挣扎,严争鸣只好“你戴下,很好玩的”积极地哄着。


程潜也没戴过这种眼镜,眼前几乎世界变成黑灰,瞄了一眼严争鸣只看到他的形和戏谑的笑意,发自内心不屑问道:“这种眼镜有什么用啊。”


“太阳眼镜当然是挡太阳啊,你怎么那么没见……”


严争鸣自觉收回了怼李筠的那套,顺从着自己想要亲近这小毛孩的心思把程潜抱到了大腿上,“我带你去玩吧。”


程潜没理他,继续翻着图册。


严争鸣按住了他的手,补充了一句:“好不好?”


一直看在眼里的李筠可谓一脸懵逼。


今天可能要下红雨。


韩渊被李筠拉了过来,他咨询着那边的程潜的信息,韩渊很大嘴巴地把昨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争鸣哥哥好像想领养小潜哥哥啊。”


“我去,什么鬼争鸣哥哥?”


“他让我们这么叫的。”


“…………不要脸!以后叫他娘娘就好了。”


“好!”


“……不不,你有点求生欲,我开个玩笑。”


李筠打量着被迫坐在严争鸣大腿上放弃挣扎的程潜,从五官到性格,似乎多少能理解他哥昨天对韩渊的垂头叹气从何而来了。


真是丧心病狂的严大少。


他语重心长地对着新弟弟说,“我们的新哥哥脑子是有点问题。你去玩吧。”


-tbc-


评论(1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