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

《六爻》严争鸣x程潜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
没了。

谢谢你来过❤
 

【鸣潜/段子】猥琐发育,别浪【3】

欢迎收看严争鸣的司马昭之心,这回是强行约会。
因为我话唠,写得大概没完没了。



【3】


李筠是看不下去了,严争鸣平时像个花枝招展的孔雀,自恋是由内到外,何时如此关注过除自己以外的人?


主动抱小孩坐大腿,如此纾尊降贵不止,还把脸皮凑到孩子面前求打发。他何时那么热爱小朋友,又请问是哪家报馆或者校园记者在哪藏着时刻准备拍摄这严家大少下凡普度众生,关爱弱小呀?


除此以外没有别的能说服他了。


李筠不知被严争鸣抱着的孩童正感觉水深火热中,巴不得来个大罗神仙拉开这个自说自话的哥哥,程潜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这孔雀哥哥却一点儿也没感觉到,还以为冷漠是他的常态。


程潜被严争鸣缠了几天,拒绝严争鸣的各种要求成为了习惯,无非也都是邀他去玩,用物质引诱他,或者用他没听过的初高中知识撩他,要不是那正值暑假,程潜怀疑这人压根不用学习上课的。


十三岁的严争鸣正是刚升上初中的年纪,而这初中是程潜想象里的学习题海地狱,遥不可及的神之领域,反观严争鸣却闲得丧心病狂,让程潜大开眼界。


“你怎么不喊人,没礼貌。”


“喊谁。”


“我呀。”


“喊什么?”


“争鸣哥哥啊,之前不是教你了吗,你不是没记住我的名字吧?你这小孩怎么这么薄情,快给我喊一个。”


……真的好烦。


之前程潜嫌韩渊在孤儿院话唠交际花,说话时脑子找不着东南西北又热衷与人交流,苦了他宁愿习惯沉默装哑巴,这个严争鸣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不想喊。”


“……你!”没吃到糖,严争鸣似乎要有心理准备,下一秒恢复无敌的自尊心。


“程潜,小潜,”严争鸣瞄到他的小锁骨边挂着个小铜钱,心想着大概是传家宝之类吧,脱口而出一句:


“小铜钱,你是不是想去水族馆?”


“?”用后脑勺看他很久的小正太兀然转了个头看他。


真的有效。


“韩渊告诉我的。说你最近热爱海洋生物,对吗?”


虽然程潜早熟,但大人揪着孩子的爱好调兵遣将的伎俩他依旧忍不住往坑里跳。“……”


“说话啊,说句好听的,我带你去。”


程潜又把头扭了回来,嘀咕着说,“院长会带我们去的。”


“院长说唯独不带你去。”


“你胡说!”


“哈哈,你院长哪来空闲,我能带你去。”


“……唔。”


程潜似乎得了死都不会求自己的病,一如既往闷声不吭,让严争鸣一时又无语凝噎。“你……”


怎么就这么倔呢。




/


隔天,李筠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现在市里有名的水族馆门口,手里还拉着一个认识两三天的兄弟韩渊。


脑海里浮现出严争鸣的司马昭面孔,他在院长和家长面前言之凿凿说:我们要带韩渊去水族馆,韩渊怕寂寞,说非要程潜一起去。


据李筠的观察,韩渊的死党是院里的其他活泼的孩子,要选头号玩伴绝非程潜。可惜严争鸣那么不要脸,全院皆知,也只能随着他皇帝选妃似的把程潜带了出去。


关键的是程潜的眼睛也闪闪发亮。


“你和韩渊一组。我和小潜先去看海豚表演。”说着严争鸣就抱起程潜往入场门口蹦。


“你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和小渊不去看海豚表演呢?”


他们没什么人性的哥哥的言外之意就是叫他们滚蛋,别打扰他们。


李筠无可奈何地只能带百年幌子韩渊到别处玩耍,他这弟弟倒是心眼大,压根不知道自己被丢下了,看见冰糖葫芦一堆好吃的摊位,灵魂早已飘过去了。




/



严争鸣也是没有挤过人群围了看一场海豚表演的,一来他没兴趣,二来这完全不喜庶民活动兼汗流浃背的排队。


可是程潜喜欢。


小孩子始终保持冷静的小脸蛋一如既往,但他看到程潜眼眸里有些隐隐约约的兴奋,就忍不住想把他想要的放在他面前。


如果眼前的是李筠,他或许会很坏心眼说句“我们不去了”看着他失望的样子再说句“开玩笑的”,但对着程潜完全做不出来。


他不想粉碎他的梦。


“你带相机了吗?”


程潜摇头。严争鸣才想起来这孤儿院连手机都没给孩子配一台,心里烦躁起来,掏出了自己的后备手机塞到程潜的小手里。“给你。”


程潜不假思索地塞回去严争鸣手里,“不能要。”


“……”


你就不能像孤儿院的其他伸手党孩子般抛弃多余的拘谨吗?严争鸣忍着怒气,死活把手机绳挂在程潜的脖子上,“就今天,你要是走丢了会给院长添麻烦。”


程潜只好不情不愿挂着这重物看表演。他从未使用过这手机,也从未羡慕过同龄孩子的拥有,他只记得他们把手机带回学校然后被家长打到飞起的悲惨经历,得出了“手机不是好东西”的结论。


虽然在电视上也见识过海豚的表演,但是海豚训练员让一团团活物跟观众打招呼的现场感截然不同,让严争鸣也忍不住举起手机拍起了照片,可是他身边的小孩子比他还要激动,纷纷冲到最前方压着围栏看海豚。


严争鸣有点苦恼,虽然他的身高坐着也不至于看不清,但是拍不到啊……


他忽而想到了程潜,他都勉强没被挡着视线,那小铜钱呢?


“你要跟他们一样到前面站着看吗?”


他的小铜钱摇头,“会被骂的,挡着别人。”


严争鸣简直想开大声公吼这群熊孩子——孤儿院的小孩子都比你们有秩序,哪来的熊孩子快滚回你们的座位!


“不怕,你坐我大腿上,看得清楚一点。”非常熟练的严争鸣直接又把程潜抱起,程潜也没有反抗,眼里只有重现的海洋生物。


严争鸣再度举起了手机拍摄,而相框的范围总是出现程潜,人脸的自动对焦大概智能瞄准这小后脑勺了,让严争鸣哭笑不得。但也只怪他主动把小孩抱起的,他越发觉得好笑,只得多拍几张后脑勺,等下去揶揄下这铜钱。



/



严争鸣感受到了程潜真的尝到了“甜头”和平时的情绪毫不一样,小孩没有如他所愿笑逐颜开,而相对冷峻的眼眸的冰雪逐点化开大概就是现在的程潜。


哄他开心真困难啊,到这个程度或许已经是巅峰了。


他掏出手机想要逗一下他的时候,程潜突然蹲了下来,在严争鸣眼里就像小孩突然摔倒在地吓得他心慌,结果程潜一边说着“哥哥你鞋带掉了”,一边灵活地帮忙系上。


“……”


严争鸣看着程潜的发旋愣着,如同被点了穴动弹不得。


“……不,不用……”


平时小管家和女仆帮他整理衣物时他觉得理所当然,也没有现在这般困窘。


“好了。”程潜站起来,重新把小手塞到严争鸣的掌心。


“……小铜钱,你以后不要帮我系鞋带。”严争鸣有点艰难地说道。


“为什么?”


严争鸣睁着眼说瞎话,“…嗯……你系得丑,你看看你绑的什么鬼,侮辱我的鞋。”


程潜不解,真盯着他的鞋子,据理力争道,“我给其他弟弟们系鞋带也是这样的啊,哪里不对了。”


跟严争鸣讲道理跟你盛怒的女友讲道理一样,严争鸣看着小孩瘪嘴,他也不甘人后。“反正我觉得不好看,你弟弟们没有审美。”


这人压根不讲理!


程潜只想买把玩具光剑给严争鸣的屁股锤两下然后拔腿就跑。


而严大公子只暗忖着以后跟程潜出门只穿皮鞋之类的,绝不让这孩子做……像下人对他做的事。




-tbc-

评论(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