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不是很想跟盗图狗和ky说话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谷集:-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热爱少年受+无限颜性恋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懿元/酒鱼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谢谢你来过❤
 

【鸣潜/段子】猥琐发育,别浪【4】

一边打机一边画画一边写段子别提多酸爽我大概是用脚画画

欢迎收看代替我们坐牢的富二代严争鸣X孤儿仔程潜。

以后大概日更。



【4】


等到韩渊吃了一个雪糕、一个棉花糖和一串糖葫芦后,李筠总算等到了从海豚剧场走出来的严争鸣和程潜。


“你们总算出来了。”


“你们没去玩吗?”


李筠看一眼吃得根本停不下来的韩渊,“玩不了。”


严争鸣拉着程潜,程潜朝着雪糕车望去。


“你看你吃到满嘴都是,”路人少妇弯身给看起来五六岁的孩子擦嘴。


严争鸣马上会意,“小铜钱,你雪糕要什么味道的?”


面对着这个邀请他一百次有九十九次都是拒绝你的程潜,严争鸣习得了一个减少被拒绝风险的方法,就是跳过第一个问题,例如是“你想要吃雪糕吗?”

不问他“想不想,要不要”,而是让他二选一,三选一,或者全部东西都摆在他面前。


过了几秒,程潜似乎是放空的表情,严争鸣还以为他是在思考,拉了一下他的手,“是不知道吃什么味道吗?我们过去看看吧。”


李筠虽然不算个细致入微的人,但毕竟出身孤儿院,比起严争鸣大少爷他还是比较能接近韩渊和程潜的想法。“别去了,我帮你们买吧。小潜一个都不想要的时候你又得整个雪糕车买下来逼他挑了。”


二人回头看他。

程潜看他那是“怎么会?”的表情。

严争鸣看他那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李筠叹气走向雪糕车。


程潜嫌热地挣开了严争鸣的手,严争鸣皱着眉看着他。


刚吞好最后一颗冰糖葫芦的韩渊想了起来,他感觉一天都还没跟程潜哥哥说过话,等发现的时候对方就被严争鸣拐着跑了。他好奇地问道:“小潜哥哥,叔叔阿姨啥时候来接你啊?”



严争鸣的心忽而像被拴了块石头,聚精会神地听着这两小孩的对话。


程潜诚实地回答,“昨天跟我通电话,好像是下周末。”

“太好了。”韩渊一双纯真的眼眸让严争鸣肚子里有股气想揍他,一道道不满的眼刀袭过,而这天真小孩百毒不侵:“是要搬到很远的地方吗?”


“Z市,听说距离这里大概三小时,高铁的话会快一点。”


“三小时诶……很远!”韩渊想了想,“我们都好像都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孤儿院的未成年孩子们并没有出远门的资格和概念,对他们来说城市边缘的高铁站或许就是勇者地图上的最遥远的地方。


韩渊说着不知自己是否能实现的诺言:“那我想你的时候去找你玩吧。”


程潜点头,二人默认着这种属于流浪孩童的客套话。


他从未见过从孤儿院出去了还能碰面的小伙伴,一旦融入了自己的新生活,只要并不是那么糟不至于怀念旧人和怀缅旧时光,又有哪个孩童跋山涉水记得或者愿意回头呢。


“那……你也要转校吗?”韩渊想了起来。


原本都是孤儿院安排他们就读市里的一所普通的公立小学,但一方面韩渊被富人收养,无疑要转进私人的贵族学校。


“当然,不然我花三小时上学吗?”程潜莞尔,说道,“转学手续都办好了。”


“……嗯……”


韩渊和程潜算同岁,只是差了好几个月,不仅仅是同级还是同班,二人被收养,无疑是一个班级上缺了两个人。他们同时想了想那热情的同学给他们送别的画面,真美。

——他们的同学不怎么在乎孤儿院孩子没有父母如何凄惨那套,感觉只见程潜和韩渊没有人管制压迫上补习班之类无拘无束的现实,有种说不出的羡慕,同时也有着同情的色彩,纷纷自愿与他们成群结队。


“我们还能赶得及参加那文化祭吗?我好想看我们班的表演啊。”


“不能吧,大概。”


“啊,我好想看他们的戏服弄得怎么样了,唐晚秋(班主任)看到可能要气死。”


“你们要演哪棵树……”还没等到严争鸣问完,传来了李筠的喊声——


“哥,你过来,我拿不了那么多个雪糕。”李筠向严争鸣招手。严争鸣无可奈何地走了过去。



等到严争鸣离开后,韩渊才不轻不重地说了句:“他好像想带你走。”


程潜道,“闹着玩。”


韩渊瞪大了眼睛,要是被程潜知道严争鸣做足了功课还找那么多借口来“拐小孩”,结果被程潜看做“闹着玩”,岂不是气死。


“……那你想跟他走吗?”


“……”


程潜感叹韩渊的想法大抵跟其他孩子差不多,要是他回答“不想”,对方可能会说“咦这么可惜……他家很有钱的”,要是他回答“是”,对方或许是起哄的心态喊着,“那还等什么呢?”


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凝视着因为衣服上一点雪糕污渍冲李筠张牙舞爪的大孔雀少年,似笑非笑道:


“只是个怕寂寞的大哥哥而已。”





/


时间回溯到跟程潜相遇后的第二天。


严争鸣也并非一只盲头苍蝇。


他被家人和院方拒绝了一回后就立马振作,回去找人调查清楚了程潜进入孤儿院的原因——他不认为把他当做小屁孩的长辈会全部告诉他。


程潜跟其他因故或者被遗弃的孩子差不多,而他是三四岁被困在家里,然后被告知沉迷赌博的母亲突然失踪了,被发现的时候是饿了几乎两天,邻居发现门把并没有锁上,疑惑地推门进去看见了倒在破沙发上奄奄一息的他。后来就是没有肯接手的亲戚,辗转来到本市的孤儿院的。


程潜在孤儿院活到八岁,见识到的人不算多,整个世界就是院长和周遭变动着的小伙伴。

他见过一开始很热情想要接孤儿回家的家庭,后来有人嫌他沉默寡言,有人觉得他的八岁相对其他记忆未定型的幼儿来说太大了以后不好教,也曾出现过像严争鸣家热心抚养的富人家庭看出他是聪明的苗子,只赞助一下孤儿的学费和生活费并未提过收养回家之意。


巧的是,严家来收韩渊作养子的同一个月,程潜的收养权也尘埃落定了,是一对七八年前因事故丧子的三十多岁的夫妇。因为事故失去了儿子的夫妇并没有再生一个的勇气了,寻寻觅觅一个跟程潜差不多大的孩子。


也就是跟韩渊差不多大。


严争鸣当时一听,想着大概缘分问题,对方讨了程潜这位,严家讨了韩渊。


他曾悻悻想过怎么不是程潜呢,但是看着吃得傻乐傻乐的韩渊也提不起生气的劲儿,权当一个傻养子能衬托出自己的英明神武。反正不要像再来一个李筠那种就好。


即将收养程潜的夫妇的家庭状况就是一个小公司和一个还没还完房贷且是住宅区里最便宜的那户,换严争鸣的打嘴炮说法那就是“简直一个小拇指可以戳死”,韩木椿在旁讪讪插话道:“你还不行。”


严争鸣旋即就是不服输的一句“哼”,且他并未被这对夫妇的凄惨境况打动,“八年前丧子,还故意找个跟小潜差不多的孩子,这是什么,当成代替品一样养吗?”


他把自己代入进去换位思考,这种被按照某人的模板活着的人生不要太惨。


韩木椿笑笑,猜想他家傻少爷下一句就是“我不准”了。


“我——不——准——!!!”


可是韩渊这回不知是否读得懂空气,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一遍:“可是,我看小潜哥哥愿意啊?体验试了差不多三四次了,小潜说在那个叔叔阿姨家还挺融洽的……有史以来。他们还给小潜哥哥买了很多书,小潜哥哥喜欢海洋生物,还说下次带他去水族馆或者出海呢……”


“闭嘴,吃你的。”严争鸣把自己的小蛋糕也塞到韩渊面前,就算这养子养成了小胖子他也是不管的。


“反正我不准。”他喃喃道。



这句话只有严争鸣自己能听见。




-tbc-




每天都在反省我为何那么话唠,大概日更,直到啥都写不出来为止2333

评论(1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