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不是很想跟盗图狗和ky说话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谷集:-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热爱少年受+无限颜性恋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懿元/酒鱼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谢谢你来过❤
 

【鸣潜/段子】猥琐发育,别浪【5】

欢迎收看我们没有出息的富二代严争鸣X孤儿仔程潜

标题都差不多我自己都搞混乱了,为了避免混乱我决定在前言多胡说八道一下(・∀・)



【5】

严争鸣懊恼着看着自己的衣服,被巧克力雪糕玷污了一个小角。李筠猜想他目前内心大概是:“现在要不要回家换衣服呢?”“还是现在去买一件新衣服呢?”左右挣扎着。


严争鸣没有气急败坏地把雪糕扔进垃圾桶,皱着眉头望了望远处还在跟韩渊说话的程潜,压着火气。“算了,先让小的吃了。”


“别再让韩渊吃了,走不动了。”


“就让他坐着。”


“哥。”


“什么啊?”


不是一些严肃的事情李筠并不会这么叫他。


李筠想了想,还是直说了,“程潜不是你宠物店里想要带走就带走的小猫小狗。”


“你说什么啊?”严争鸣上下打量着他,眼神嫌弃地很,“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丧心病狂的一个人吗?”


“不止我啊,全世界都觉得你在拐小孩。”李筠诚实道,“需要严家上下和孤儿院老小都给你采访一遍举行投票吗?”


“……”严争鸣犹豫了一下,有种不甘服输的感觉,“我是认真的。”


“……你的认真只有那么一点点吧。”

李筠直接挨着栏杆吃起了雪糕,耸了耸肩,装作云淡风轻,为了增强自己对直言的勇气以及不想营造更严肃的气氛,搞不好严争鸣会当众翻脸撒野。


“你刚看到吗,程潜看的是什么?为了照顾你这个大少爷我给你分析一下吧,他看的不是雪糕车,不知道你是睁眼瞎,还是神经大条。刚……他看的是那个女人和她的小孩。”


“……”


“你一直只为了自己着想,有没有想过程潜的心思呢?——小潜想要的是妈妈,想要爸爸,想要一双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双亲。”李筠也不好意思继续啃雪糕了,任着雪糕融化。“你真以为严家、你的收养,只是'来晚了'吗?”


“煞费苦心对程潜好,想趁这段时间刷高好感度,好让自己用同情心富养他么?”李筠同为孤儿,见多了这种临时献殷勤的体验家庭的行为。“你问问程潜,他愿不愿意跟你走?——假设那对夫妇没有来收养他。”


李筠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严争鸣的脸色,也没有打算把这种“诛心”的行为进行到底,只要严争鸣说一句“我明白了”就点到即止,可惜严大少没有如他所愿。


严争鸣有点恼道,“这些事当然不用你来告诉我。父母什么的,我爸妈……”


“严家的确什么都有,叔叔阿姨的确也能成为小潜的新的监护人,”这种感受,李筠觉得自己身为严家第一个养子有足够分量说。


“我来了那么久,你也知道我见到叔叔阿姨的次数有多少次?他们工作很忙。

虽然我跟你差不多大,已经是不是缠着父母的小屁孩年龄了,可是小潜只有八岁。还有,你不觉得我们的弟弟韩渊很可怜吗?你不是孤儿你不懂,比起钱,当然是父母的怀抱更有安全感。—— 反正我是这么想的。”


手里的雪糕逐渐融化,流过了手指,是严争鸣很讨厌的黏糊糊的感觉。


“你的认真能有多久呢?做哥哥是不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就算是对猫狗的十几年寿命负责,人类也不一定做到。”李筠咬了咬牙,求生欲驱使他力挽狂澜,“我知道你也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


“别说了。”

严争鸣如他所愿露出了距离暴怒还差一秒的表情,就像被戳中了痛处无所遁形,只好用最后的少爷修养压制着自己。“我不跟你说了。”抬脚就拿着雪糕走向韩渊和程潜。


他粗鲁地把雪糕递向了程潜,“拿着,吃!”


程潜瞄了瞄他的脸色,“……我不怎么想……我吃。”遂接过了雪糕,暗忖着“怎么了他”。


严争鸣就像被欺负了一般,有股气堵着撒不出来,看着程潜就越发严重,眼睛隐隐发红,程潜担心他随时能哭出来,感觉问不问也是“死路一条”,程潜干脆道:“争鸣哥哥,怎么了?”


方才的心就像被李筠用刀子捅过一般,但又一句反驳的话语也说不出来。现在被程潜这样注视着询问着,一股暖意潺潺流过。严争鸣始终攒着眉头,最后揉乱了程潜的头发,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走了?


程潜望向了走过来的李筠,只听李筠说“让他冷静下”。

小少年似乎猜到了什么,迈出了准备追上去的脚步,没走出几步,就被李筠轻轻地拉住了。


“小潜,你这样他会更加不舍得你的。”


他顿住了脚步。


水族馆外头的叫卖声音不断,炎日的热气蒸腾着所有人的意志。人来人往,他们看着严争鸣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程潜没再追上去。



/



自那天起,严争鸣没有再去孤儿院找程潜,孤儿院的人第一天好奇着,到了第二天就忘了,大概再过一个月,程潜搬出去了,大家也逐渐忘记这件事。


韩渊和程潜几乎同期转学走,如他们猜测,班里的男女都很不舍得他们,男生舍不得会玩会吃的韩渊,女生心里默默不舍得班上最俊俏的程潜,一同劝他们留到文化祭开始的第一天,即使不能完整度过三天,当个观众感受下母校的气氛也好。


韩渊心里可开心了,那天能光明正大地带着严家给配的手机跟同班的一起在班级里开黑,不必在乎老师们的视线。正朝着书包里塞充电器的时候,他那不太熟的严大哥从他房门走过。


“……哥”


韩渊在幼儿园第一次见到严争鸣,虽然喊了“争鸣哥哥”才有糖吃,但是回到了严家,感觉气氛严肃多了,随着李筠的叫法喊了“哥”。


没错,收养他们的严父严母不算严格,就这个干哥哥事儿精,唠唠叨叨的比年长的管家韩木椿还要罗嗦,他无论在哪里出现就让整个气氛都为他改变,真的如李筠二哥说的“娘娘”,但为了保命他一般选择了噤若寒蝉。


水族馆那天把他们扔下的大哥,后来李筠望天长叹一口气,也没有解释什么,对他说着“争鸣哥哥嫌衣服脏了,先回去了,让我们好好玩”后带着他们游了一遍水族馆,三个命运相同的孤儿有着“不醉不归”的气势玩到了闭馆时间,为这个最后的暑假划上了句号。


争鸣哥哥究竟是在生什么气呢?

韩渊傻得也不彻底,一般娘娘生气的时间也就那么一点,他都觉得可以忽略不计了,反正他脾气再大他也没见过。


就放弃去见程潜的这几天,严争鸣就像是在生气,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本以为是李筠二哥那天惹毛了他,但看他们对话正常,让韩渊放弃思考了。


再看严争鸣,依旧一副心事重重,一瞬成熟了几分的样子,韩渊不敢随便搭话。


严争鸣回头走进他的房间,依旧是那副嫌弃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在嫌弃他,还是嫌弃这房间的摆设。


韩渊本来还想随便说说对文化祭的期待,客套邀请一下,不过估计高中生的严争鸣也是拒绝自己。韩渊说了一大堆有的没有后,说了句“小潜哥哥也会留到文化祭的第一天”,结果严争鸣也就捕捉到了这句,他也没有察觉到他哥身体兀然一僵。


“哥,你来看看吗?二哥说没空……”


严争鸣回头就走,依旧说了句:“他会有空的。”


韩渊歪着头,一头雾水。


/



李筠和严争鸣走在陌生的小学教学楼里,与身高有段差距的几个小学生擦肩而过。


毕竟是长得不错的大哥哥,有些女孩子壮着胆多看了几眼。


“哥,我才刚开学就请假,还是你和我同时请假,你觉得班主任会信吗?”


严争鸣打了个喷嚏,说话带着鼻音:“可我真的是感冒了。”因为揪着李筠一起旷课,他的病假理由也变成了假的了。


“小学开学的文化祭有什么好看的,韩渊那小子又不是非要我们来不可。”


“闭嘴,关心一下你的弟弟会死吗?”


“你有资格说我?”李筠顿觉无辜,整个严家,就他和管家韩木椿最关照韩渊这个新成员了。


一晃晃到了四年级的班级,他们抬眼就看到了韩渊和其他孩子坐在了被挪到了最边上的桌子上,捏着手机打游戏。“韩渊。”

“哥,你们来了!”


韩渊在严争鸣的怒视下,一秒也不用就选择了挂机,惹来了小伙伴的嘘声。


“你们班真悠闲。”


“其他人都去准备文化祭啦。”


“你呢,不用负责什么的吗?”


“我都要转学走了,准备什么?哦……到时小潜哥哥要帮忙一下小剧场。”


听到这里,李筠立即疑惑地看着严争鸣,顿时知道了为何自己在这里以及严争鸣的目的。他故意把声音拖得很长“哦——”,严争鸣果不其然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


“小潜不是也要转学吗?”


“班主任突然要他友情客串一个角色。”


严争鸣问道:“树吗?”

李筠问道:“你怎么没有?”


韩渊哭笑不得,“我们没有树木的角色啦,又不是幼稚的童话剧本。女同学们都说小潜哥哥长得好看,要他不要我们,哈哈哈哈哈哈。”正在忙着打游戏的同学抽出空闲往韩渊扔纸团。


李筠看着本来应该人数密集的教室空空如也,外头的吵杂声断断续续地沸腾,大概是操场在举办什么活动。虽然他觉得窝在教室跟小孩子打游戏也很有意思,但是难得返回小学,邀请这严争鸣一同凑个热闹。


李筠问道:“小潜在哪里?”

严争鸣不自觉地竖起了耳朵。


“在体育馆准备,他们大概在那里表演。”

“你们不去吗?”

“去啊,打完这局再去。还有一会才开始呢。”

韩渊扬扬手致意他们可以先走。


后来韩渊没有在开场的时候赶到,李筠也知道逛了一圈操场,见识了一下小学的抽奖活动后的严争鸣兴味索然,李筠猜想他的心早就飘过去体育馆了又不好意思开口,他连忙说了句“小潜的表演快要开始了。”


说的并不是韩渊的班级表演,仅仅是说着程潜的客串,他的孔雀大哥的眼睛就闪烁了不止一下。


来到会场的时候,表演真的开始了。他们找到了地方并列坐下。


事前韩渊也没有怎么说过这是个怎样的舞台剧,仅仅说了他们的唐晚秋班主任虽然上了点年纪,但不屑于让小学生反复演着童话舞台剧,就算是把台词改成益智的英文也不愿意,八成是沉迷着金庸小说的她执意写了一个新本子,把看过的武侠小说各种桥段串到了一起,有点恶俗但又让人期待的快意江湖,简化成一个舞台的形式让他们来演。


而且身为电视迷的学生一听到能自己找人做古装的衣服演出,尤其是女孩子一个个都疯了起来,本来羞涩和排斥着上台表演变成了开始积极参演着各种角色。


他们看着简陋的舞台上,身高大概只到自己胸前的小孩子拼了命地演着,有人生硬地背着台词,李筠没好意思笑出来,自己旁边的那个人就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

也有人挥剑如流,大步流星,完全不怯场;几乎到了舞台的最后,牵扯了儿女私情的结局似乎要得出一个答案,主角立下心肠要辜负名门正派的女二号,选择日天日地的女主角,饰演女二号的小女生指向主角喉咙的剑忽而掉落,不用一秒就坐在地上流出了眼泪,真实得让李筠汗颜,只叹道,不愧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爱恨情仇的江湖。


严争鸣讪讪评价:“呵,小戏精。”


真是扫兴的哥哥。李筠自问道:“小潜呢?不是说客串吗?”这几乎完场了,也没有看到一点影子,就算是一点化妆,他也有自信把程潜认出来。——就算他认不出,身边的那个人可以。


严争鸣没理他。


落幕了一次的帘子再度拉开了。报幕的班主任念着旁白:


“后来,主人公和妻子闯荡江湖多年,生了一子名为‘潜’,他也在跟父亲差不多的年纪从恶人谷出来,开始了他的江湖。”


蓝衣少年没有一句台词,仅仅从台下走了上来。


几乎是疾走,他挺直了胸膛,向观众的方向走去。


被强行挂上去的青丝随着他的步伐飘扬着,他也不知道这假发配他是否诡异,尤其听到同班的女声的连连尖叫后。


纯属的一个即兴角色,没有台词,没有指定的动作,他拿着道具的木剑也没有抽出剑鞘的动作,他站定了脚步。


少年持剑,似迎敌般举起了木剑,眼神坚定深邃。



严争鸣那刻只感觉呼吸稀薄,可能是感冒的错,让他看东西就像蒙上了一层薄雾,更听不见周围来自家长们赏脸的掌声和吵杂。


他困难地看着台上不远处的程潜,牙关紧咬着发不出声音。


那一刻仿佛度过很多年,那里有着无数个与他度过的春秋岁月,熟悉的身躯每一寸都撼动着他的灵魂。


“小潜。”


他知道那都是错觉。



“剧终。”


他只是不舍得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天的小孩子。




-tbc-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