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不是很想跟盗图狗和ky说话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谷集:-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热爱少年受+无限颜性恋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懿元/酒鱼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谢谢你来过❤
 

【鸣潜/段子】猥琐发育,别浪【6】

我还有稿子,夸下海口说的日更要变成两日更QAQ
祝我文思泉涌不太监。

【6】

韩渊冲同学堆里喊了一声,程潜回头向他们走过来的那段距离,严争鸣是有点懵的。


那天李筠跟他说的话,不无道理,自尊的他只能硬撑着这么说,实际上那颗心被李筠捅成蜂窝,摇摇欲坠。


李筠说他对程潜是养猫养狗的心态,就是想拥有,放置在家,喜欢就抱一抱,逗一逗,到这个说法目前为止是对的。他觉得他比别人家庭拥有更好的条件,他选程潜,觉得程潜也应该选他。


尽管程潜没有明确拒绝过他,但他觉得自己只要强硬一点点,努力一点点,带程潜这小孩子到处玩耍增加他的好感度,那他应该会放弃别人,直接选他——严争鸣真的打算如此经营,而李筠一眼看破他的居心,道破他看不到的地方。


在李筠的观察下,严争鸣是富有,但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常年分开异地,他跟他们孤儿院长大的孩童有相似之处,相当于一个高等留守儿童。且独生无兄弟,他生性多事话多,说他不寂寞是没人信的。


你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安全感。


那时严争鸣如被雷劈般,被震慑得无法直视程潜。


今天再度遇见他,他的内心从期待变成纠结,纠结的同时又情不自禁想放飞自我,给他又抱又摸,结果程潜在跟前,又一个字说不出来,心情复杂得神情渐渐凝重。


“争鸣哥哥。”


程潜戴着个古装大马尾假发,贴合的缝隙很好,看起来颇为适合并不出戏。严争鸣有点想把他扶正,或者摘下来怕他太重脑袋承受不了,手伸出了一厘米又缩了回来。


“嗯。”他只应了一声。


李筠以为他对程潜兴趣骤减,变得冷淡,可盯着他一看,也是他少见的便秘脸(这形容说出来大概会被严争鸣唾弃死)。也不知道他哥意图何为,让他一同前来,却又尴尴尬尬地闷声不吭:他究竟给他们转移话题打圆场好呢,还是随他们去好呢?


程潜兴许是想着同一个问题,他立即化解了李筠的烦恼。他似乎小心翼翼地端详了会严争鸣的情绪,走到他旁边伸手去牵着他的左手,小手拉住了大手,他一言不发地牵着严争鸣走。


严争鸣傻傻地看着他的后脑勺,任他拽着走。


只剩李筠一脸懵逼,传来了韩渊的声音:“小潜哥哥,班主任叫你过来卸妆换衣服!”


程潜没有回头,只是晃了晃手,纯粹是没空去的意思。


严争鸣闻道,“我们去哪里?”


程潜说道,“我陪你走走。”


仅仅前面“我陪你”三个字足以让严争鸣内心汹涌。严争鸣没说出他已经把你们学校的摊位走一遍,叹了口气,只把那小手攥得更牢。


于是一大一小的身影在操场摊位上漫无目的流连,倒是话唠的人换了对象。程潜给他偶尔冒出几句“我想玩那个”,“那边的摊位是我朋友的班级的”,“这个好吃”,反而是严争鸣静静听着。


程潜想他可能是病了的时候,严争鸣真的因为感冒打了两三个喷嚏,程潜忍俊不住。


那一笑把严争鸣看傻了,又气又不舍得。


你要是一直这样笑给我看就好了。



/



扶摇高等学校。


在班级的李筠跟同学课间闲聊,往往会避开严争鸣这个话题中心,因为他的同学忍不住把话题向严争鸣那带——自从他们知道李筠不介意别人说他是养子后。


李筠也觉得没啥好介意的,因为他比严争鸣更会做人,虽然全班都是有钱人,但大部分都是普通人非常好沟通,除了个别脑子有坑的败家子或者自视过高的大少爷,例如严争鸣。


女生们也鲜少靠近严争鸣,严争鸣的外貌家境吸睛,然而她们几乎全部都被严争鸣直接地说“丑”,嫌弃之意从有教养的严肃脸满溢出来。


天哪,她们只是想跟他做个朋友,打招呼不尴尬就好,最后的结果是:没有强心脏的话,并不想上前搭话。


今天的严争鸣露出了忧郁的样子,才是他们茶余饭后想向李筠八卦的内容。


李筠也怕死,没敢说他哥是为了一个小孩子茶饭不思,要是被讹化成恋童癖,严争鸣可不放过他。


直到有个女孩问,“那他是失恋了吗?”


李筠想了想,看起来是这样吗?好像……就是这样,他点了个头,结果人群都沸腾了,自恋狂严争鸣没有看着自己的倒影种出水仙,突然为情所困,这八卦力度巴不得把麦怼到他下巴让他说出全部经过。


事主严争鸣托着腮望着窗外,想起前几天程潜带他走了一圈学校,然后就被他的新父母带走了。


他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程潜走上车,向他们挥手道别。


他不时还低头看了下手机,只因为程潜竟然主动要严争鸣给手机号码,说自己没有手机,只能以后他给他们打电话。


严争鸣自然是忽略掉“们”字的。


“怎么还没打来?”


“他们什么时候给小潜买手机?”


“我给他的手机他怎么不要呢?”


他频繁解锁手机,又锁上,如此循环,让女生们啧啧叹息,这无疑等于摘花瓣自问“喜欢”“不喜欢”的自我安慰,“这是恋爱了,而且,严争鸣还陷得很深,真好奇是怎样的女孩子征服了这纳索西斯?”



李筠心里苦,摇头说自己不知道,说出来,怕大家失望,又怕有人报警。



-tbc-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