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

《六爻》严争鸣x程潜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
没了。

谢谢你来过❤
 

私设。约策only-古装paro。

一直想画他们有着人的耳朵,普通架空古代paro(・∀・)

无水印随机掉落我们群里相册。


【一个不需要考究的架空背景故事设定】:

也是我打不算画出来的意思


百里兄弟是百里山庄的继承人,由于山庄牵扯当朝的太子之争变故而没落,兄弟二人在家仆护送潜逃的时候,市集里弄丢了玄策,大约是玄策是三四岁的时候。


玄策理所当然地街头霸王高长恭收养,为了生计他选择了盗窃度日,他记得自己的名字,也知道百里山庄不复存在,恨过还在世上记得自己的哥哥不来找自己,恨着恨着也逐渐淡了。

一日途径花家大小姐比武招亲,这场擂台赢了的擂主不仅仅可以娶得美娇娘(?),还能获得宝物“暗影战斧”(……),让玄策非常心动。


然而玄策是没有打算上台打个你死我活,也没有兴趣一个不小心娶了花家的母夜……巾帼女英雄的,作为一个出色的贼,他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赢了的勇士沉溺在胜利的喜悦之时上台夺宝或者入黑盗窃。

正这么喜滋滋地思量着获得“暗影战斧”变强之后的百里玄策双手交叉枕在后脑勺看热闹之时,却被一只大手捞了过去,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

哥哥的容貌,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玄…策……”

他也曾幻想过很多次跟哥哥重逢的场景,有的轰轰烈烈,有的平淡无奇,却没想到是猝不及防,他毫无准备的这一天。

围观的人群人挤人只为看一眼花家大小姐没人注意到这一角落,百里守约被行人撞了一下,他索性向前抱住了矮了他一个头不止的亲弟弟,口里依旧叨念着这朝思暮想的名字。然而百里玄策在幻想里预演过无数次,他比自己想的淡定——因为每一次幻想的最后,他都是拒绝相认。

例如轰轰烈烈地拒绝着“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哥哥”,平淡无奇地拒绝着“过去那么久了,各过各的吧”。

玄策只恨自己为何还留着哥哥的记忆,他有点不自在地挣脱着百里守约的桎梏,佯怒地嚷着:“哪来的神经病,大哥我不认识你啊!”说着像是逃避似的循着人群的缝隙钻出去,回头还是百里守约那张惊讶又惊喜的脸,欲言又止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感觉,总之他甩也不甩不掉。

“啧。”

没说几句话,玄策感觉到了就算他说自己不记得,这亲哥也是打算一直跟着他。

“玄策,跟我回百里山庄吧。”

百里玄策瞄了周遭一眼。

百里守约穿着犹如哪家贵气少爷,不似偷鸡摸狗卫生的他,且他身后跟了一看就是有武功的小厮,一眼过去人群数个与他眼神对上的人,八成也是跟随百里守约的人。虽然他不算聪明,但是多年要洞察天时地利人和干活的他一看就是:

百里山庄光复,亲哥并非池中物,他要跑路可能跑不掉。


十数年不见,谁知他亲切的哥哥是否一改从前,当知道他是个多行不义的贼头之后毅然决然地打断他的腿?

不用了吧那么客气。

此刻百里玄策心中的“暗影战斧”比啥身世哥哥都要重要。


“大哥,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哪里像你的弟弟了???别大街上认亲认戚占便宜。”

不是他说,他跟他哥是真的像,此刻却要胡说八道,百里玄策在心里虚得不行。


百里守约也没打算在人生沸腾的人群里跟他讲道理,笑了一下,示意身边的人动手把人带走——他亲自扛走也行,他没想到玄策到了十五六岁还没长个。


听见靠近的脚步时玄策立马警惕了起来,从百里守约的浅笑里洞察了些什么,立马跳起踩过几人的肩膀,翻身跳到擂台之上。


擂台本来刚结束了两个剑客的决斗,异国的白发小辫战士留到了最后,花家壮士打算把输家拖走的时候,没想到这个身躯娇小的小子跳了上来。

如他所料,百里守约也毫不犹豫地跳上了擂台,此刻擂台三人伫立着,台下一下子哗然起来。

百里玄策从容抽出了绑在身后的佩剑。

“三个人对打?怎么回事?”

“违反规则!你们两个,给我下去一个!”

异国战士是上一局的擂主,叫做铠。

“你们给我排队!跟铠对打的只能是一个人!”

领头的花家壮士和被插队的剑客同时叫嚣着。


百里玄策冷笑,“我管你们什么规则,我只要宝物‘暗影战斧’,花家小姐,留给你们吧!”

花家听了大怒,竟在比武的擂台视花家大小姐如无物。

百里守约也不知道是否读懂此刻的群众怒气,他随即添加了一句“你们误会了,我来,只是要我弟弟,我什么都不要。”


他不说还好,一说就群情汹涌。

“放屁!”

“你上来干什么!”

“给我下去!!!”


百里守约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只无奈笑着,盯着对面的百里玄策,尽管弟弟持剑对着自己,他都觉得不重要。

人平安没事长到十六岁,以后还会跟自己一起长到百岁,这才最重要。


谁知道这笑脸在玄策眼中就是杀伤力十足的讥讽,他计算着他自己挑起乱斗之后趁乱偷走宝物的几率之时,楼上观战已久的花家小姐发话了:

“慢着,我来解决。”

“不……,小姐您呆着……”

“够了,坐了一上午,那个白发番邦一直赢到现在,多无聊!”

素来她讨厌自己的婚嫁受人摆布,好不容易同意自己的丈夫比武决定,起码她能最后决定嫁不嫁——只要她打赢站到最后的人。

花木兰说罢,拔出一剑,直接从楼上跳下,身轻如燕。她划出剑光,直指让她不爽了一天的铠,“你也是冲着宝物来的吧,我看了你一上午,想跟你切磋已久。”

“不是。”

“?”

“来吧。”

铠这天殴打的一群剑客,感觉还算不上能让他热身的存在,如今擂主直接上台了,他顿觉这才是他挑战擂台的重点。

“……”

是的,在场的人士都知道,这是一场比武招亲。

而这个异国人士,他,不知道。

仅仅以为只是中原武艺切磋的擂台,最强的人坐在阁楼看着最后才会下来,而他觉得打赢了全部人就能在江湖上打出名号。


擂台上出现了最多的四人,地方不大不小,正是四个角刚好被沾满。


花木兰对隔壁的兄弟也有饶有兴趣,随口说了句“你们俩,大个子的那位少爷,你赢了的话,宝物给你,弟弟你带走,也不追究你们乱闯我的招亲擂台。”

她又朝百里玄策笑着说:“你赢了的话,宝物给你。”


“……”

百里守约顿觉这女子豪爽,算了下,他旋即对玄策一脸如沐春风,道:“好像我赢了比较划算。你想要宝物是吗……”


玄策本想挑乱,没想到竟被花木兰一句摆平还陷入被众目睽睽之中无法趁乱窃宝,气极了扬起手就向百里守约刺去。

百里守约轻盈躲开,手下会意,把他的佩剑扔给了他。


百里守约不慌不忙地从剑鞘里抽剑,“玄策,我也不想跟你打。而且,我平时不怎么练剑,比较精于骑马射箭……”

“谁管你?”

“不过,我觉得我可以赢你。”

“……”


百里玄策一狞,从相遇至今,从穿着至言行,他就无不觉得一直在被百里守约讽刺着。

“那为什么我要遵守规则呢?”

他旋即向素未谋面的铠划过一剑,幸亏铠洞察杀气,往后退了半步。

未等他人反应过来,他又疾步跳到花木兰身后打算偷袭,花木兰一惊随即持剑往后一砍,一剑抵剑,与玄策的佩剑划出了剑光。


百里守约心里汹涌,毫不犹豫地从下往上,把玄策和花木兰的剑锋一剑分开。


玄策的流氓偷袭之举激怒了花木兰,她冷道:“本想给你们俩一个下台阶,现在我要你们全都跑不了!”


-没有了-


以上是背景设定。

过几天画个兄弟同框,睡了(・∀・)

评论(10)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