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都不授权】
不是很想跟盗图狗和ky说话

【欢迎约稿】
约稿请私信
或者便于联系请wb找@山濑-谷集病G5

本命谷集:-寒川谷寻x樱满集-
《罪恶王冠》
浮气惯性(・∀・)
丧心病狂的浪漫主义。

最近沉迷农药不能自拔。
热爱少年受+无限颜性恋

西皮:约策不拆不逆。
待见戬吒/明弈/白赢/懿元/酒鱼


铁打的纸片人,流水的rps,走马观花

谢谢你来过❤
 

“你哥看你吹水眼睛都不眨一下他可能想截你表情包”

“你胡说!”

今天一半半沙雕( '▿ ' )

我玩得很开心
男生就应该阿鲁巴( '▿ ' )

Q:是什么促使了我晚上画了4p傻屌漫画呢?( '▿ ' )

A:是因为在王者峡谷被元歌吓到濑屎逼出来的(不)

以后会再多画玄策相关的沙雕漫画( '▿ ' )(玄策:多大仇

cp交给你们,沙雕交给我(划掉

想画玄策的哭哭脸
(◔◡◔)

W策儿
左边是我的!
右边也是我的!
哦耶!

我的约策酱生日貌似还有几天

不过我把整个八月当做是他们的生日了

祝他们生日快乐!!!

遇到他们是在太好了。

最近觉得他们真的很适合厚涂

提前交了作业,然后我又要去画稿啦(・∀・)无字大图在群里随机掉落///


我宝宝真是超绝可爱´◡`
打不赢哭唧唧

我没画过小丑皮肤,试水
怎么拍都是歪的默默放弃挣扎了
今天纸也差点被磨穿´・ᴗ・`

“将军!!!”
“将你个头!!”
“为什么 要拿我的棋盘 玩井字过三关”
“……”
“……”
“你们好歹玩个五子棋啊”

@伶舟船 前天跟船船在超市看着一个男人穿着井字过三关图案衣服突发奇想

不良组触怒乖学生弈星大概很好玩•ᴗ•

在我眼里玄策就是个搞笑艺人(×
继续给他制造更多沙雕段子
( '▿ ' )

@伶舟船
跟船船合作愉快的一日( ’ - ’ * )
一回生二回熟已经无所畏惧被几家店的服务员斜目的洗礼了
我们的目标是刷爆xxx城的食肆让全部服务员都认识我们,嗯又是那两个点了吃了不走霸占桌子画画的俩傻子(×

第一次画白嬴,船老师这画高达一样的感觉爽不爽!!!
我下笔太重跟纸过不去船船下笔太轻每次都像两个世界的人对比起来船船的像幽灵一样的星光体(◔◡◔)(×
直到船老师说其实她更擅长明世隐我才开窍其实我更擅长弈星这种少年脸(扶额
时间关系画的明弈太匆忙啦!!

逼逼金光和农药和琐琐碎碎的脑洞太开心,下个学期见(

欢迎珠海的小朋友们跟我们一起开黑画画霸占食肆连锁啦(◍ ´꒳` ◍)

私设。约策only-古装paro。

一直想画他们有着人的耳朵,普通架空古代paro(・∀・)

无水印随机掉落我们群里相册。


【一个不需要考究的架空背景故事设定】:

也是我打不算画出来的意思


百里兄弟是百里山庄的继承人,由于山庄牵扯当朝的太子之争变故而没落,兄弟二人在家仆护送潜逃的时候,市集里弄丢了玄策,大约是玄策是三四岁的时候。


玄策理所当然地街头霸王高长恭收养,为了生计他选择了盗窃度日,他记得自己的名字,也知道百里山庄不复存在,恨过还在世上记得自己的哥哥不来找自己,恨着恨着也逐渐淡了。

一日途径花家大小姐比武招亲,这场擂台赢了的擂主不仅仅可以娶得美娇娘(?),还能获得宝物“暗影战斧”(……),让玄策非常心动。


然而玄策是没有打算上台打个你死我活,也没有兴趣一个不小心娶了花家的母夜……巾帼女英雄的,作为一个出色的贼,他打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赢了的勇士沉溺在胜利的喜悦之时上台夺宝或者入黑盗窃。

正这么喜滋滋地思量着获得“暗影战斧”变强之后的百里玄策双手交叉枕在后脑勺看热闹之时,却被一只大手捞了过去,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

哥哥的容貌,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玄…策……”

他也曾幻想过很多次跟哥哥重逢的场景,有的轰轰烈烈,有的平淡无奇,却没想到是猝不及防,他毫无准备的这一天。

围观的人群人挤人只为看一眼花家大小姐没人注意到这一角落,百里守约被行人撞了一下,他索性向前抱住了矮了他一个头不止的亲弟弟,口里依旧叨念着这朝思暮想的名字。然而百里玄策在幻想里预演过无数次,他比自己想的淡定——因为每一次幻想的最后,他都是拒绝相认。

例如轰轰烈烈地拒绝着“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哥哥”,平淡无奇地拒绝着“过去那么久了,各过各的吧”。

玄策只恨自己为何还留着哥哥的记忆,他有点不自在地挣脱着百里守约的桎梏,佯怒地嚷着:“哪来的神经病,大哥我不认识你啊!”说着像是逃避似的循着人群的缝隙钻出去,回头还是百里守约那张惊讶又惊喜的脸,欲言又止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感觉,总之他甩也不甩不掉。

“啧。”

没说几句话,玄策感觉到了就算他说自己不记得,这亲哥也是打算一直跟着他。

“玄策,跟我回百里山庄吧。”

百里玄策瞄了周遭一眼。

百里守约穿着犹如哪家贵气少爷,不似偷鸡摸狗卫生的他,且他身后跟了一看就是有武功的小厮,一眼过去人群数个与他眼神对上的人,八成也是跟随百里守约的人。虽然他不算聪明,但是多年要洞察天时地利人和干活的他一看就是:

百里山庄光复,亲哥并非池中物,他要跑路可能跑不掉。


十数年不见,谁知他亲切的哥哥是否一改从前,当知道他是个多行不义的贼头之后毅然决然地打断他的腿?

不用了吧那么客气。

此刻百里玄策心中的“暗影战斧”比啥身世哥哥都要重要。


“大哥,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哪里像你的弟弟了???别大街上认亲认戚占便宜。”

不是他说,他跟他哥是真的像,此刻却要胡说八道,百里玄策在心里虚得不行。


百里守约也没打算在人生沸腾的人群里跟他讲道理,笑了一下,示意身边的人动手把人带走——他亲自扛走也行,他没想到玄策到了十五六岁还没长个。


听见靠近的脚步时玄策立马警惕了起来,从百里守约的浅笑里洞察了些什么,立马跳起踩过几人的肩膀,翻身跳到擂台之上。


擂台本来刚结束了两个剑客的决斗,异国的白发小辫战士留到了最后,花家壮士打算把输家拖走的时候,没想到这个身躯娇小的小子跳了上来。

如他所料,百里守约也毫不犹豫地跳上了擂台,此刻擂台三人伫立着,台下一下子哗然起来。

百里玄策从容抽出了绑在身后的佩剑。

“三个人对打?怎么回事?”

“违反规则!你们两个,给我下去一个!”

异国战士是上一局的擂主,叫做铠。

“你们给我排队!跟铠对打的只能是一个人!”

领头的花家壮士和被插队的剑客同时叫嚣着。


百里玄策冷笑,“我管你们什么规则,我只要宝物‘暗影战斧’,花家小姐,留给你们吧!”

花家听了大怒,竟在比武的擂台视花家大小姐如无物。

百里守约也不知道是否读懂此刻的群众怒气,他随即添加了一句“你们误会了,我来,只是要我弟弟,我什么都不要。”


他不说还好,一说就群情汹涌。

“放屁!”

“你上来干什么!”

“给我下去!!!”


百里守约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只无奈笑着,盯着对面的百里玄策,尽管弟弟持剑对着自己,他都觉得不重要。

人平安没事长到十六岁,以后还会跟自己一起长到百岁,这才最重要。


谁知道这笑脸在玄策眼中就是杀伤力十足的讥讽,他计算着他自己挑起乱斗之后趁乱偷走宝物的几率之时,楼上观战已久的花家小姐发话了:

“慢着,我来解决。”

“不……,小姐您呆着……”

“够了,坐了一上午,那个白发番邦一直赢到现在,多无聊!”

素来她讨厌自己的婚嫁受人摆布,好不容易同意自己的丈夫比武决定,起码她能最后决定嫁不嫁——只要她打赢站到最后的人。

花木兰说罢,拔出一剑,直接从楼上跳下,身轻如燕。她划出剑光,直指让她不爽了一天的铠,“你也是冲着宝物来的吧,我看了你一上午,想跟你切磋已久。”

“不是。”

“?”

“来吧。”

铠这天殴打的一群剑客,感觉还算不上能让他热身的存在,如今擂主直接上台了,他顿觉这才是他挑战擂台的重点。

“……”

是的,在场的人士都知道,这是一场比武招亲。

而这个异国人士,他,不知道。

仅仅以为只是中原武艺切磋的擂台,最强的人坐在阁楼看着最后才会下来,而他觉得打赢了全部人就能在江湖上打出名号。


擂台上出现了最多的四人,地方不大不小,正是四个角刚好被沾满。


花木兰对隔壁的兄弟也有饶有兴趣,随口说了句“你们俩,大个子的那位少爷,你赢了的话,宝物给你,弟弟你带走,也不追究你们乱闯我的招亲擂台。”

她又朝百里玄策笑着说:“你赢了的话,宝物给你。”


“……”

百里守约顿觉这女子豪爽,算了下,他旋即对玄策一脸如沐春风,道:“好像我赢了比较划算。你想要宝物是吗……”


玄策本想挑乱,没想到竟被花木兰一句摆平还陷入被众目睽睽之中无法趁乱窃宝,气极了扬起手就向百里守约刺去。

百里守约轻盈躲开,手下会意,把他的佩剑扔给了他。


百里守约不慌不忙地从剑鞘里抽剑,“玄策,我也不想跟你打。而且,我平时不怎么练剑,比较精于骑马射箭……”

“谁管你?”

“不过,我觉得我可以赢你。”

“……”


百里玄策一狞,从相遇至今,从穿着至言行,他就无不觉得一直在被百里守约讽刺着。

“那为什么我要遵守规则呢?”

他旋即向素未谋面的铠划过一剑,幸亏铠洞察杀气,往后退了半步。

未等他人反应过来,他又疾步跳到花木兰身后打算偷袭,花木兰一惊随即持剑往后一砍,一剑抵剑,与玄策的佩剑划出了剑光。


百里守约心里汹涌,毫不犹豫地从下往上,把玄策和花木兰的剑锋一剑分开。


玄策的流氓偷袭之举激怒了花木兰,她冷道:“本想给你们俩一个下台阶,现在我要你们全都跑不了!”


-没有了-


以上是背景设定。

过几天画个兄弟同框,睡了(・∀・)

微博早于Lft先一步屏蔽我,我再发一次hhhh(・∀・)

完整的大图请走这个地址(往下拉):

https://wx1.sinaimg.cn/mw690/7f83a0ebgy1fshu33phbsj20e60ya135.jpg

R-18

涂鸦,说up就up。


以后都会把cp tag打到图上(・∀・),希望不要再有一些超高校的眼疾人士拿来问我的图拿授权跟我说他们的非约策的故事(・∀・)


无水印的图会随机掉落在我们群(・∀・)!


*约策

想画一下我策儿的“红”,给他添加了我最喜欢的英雄花><

手是他哥的。


不想授权,很讨厌传来传去害图片分辨率变低,变得很难看。(笑)

如果真的要用这图的话,仅限于约策only不逆家的姑娘(笑)


*不授权。

设定是刚把弟弟捡回来的时候!!!

洗澡的时候想要看看玄策身上的伤口,无自觉的魂斗罗壮汉尼桑按着玄策脱。

“看伤口。”

“走开!”

面对温柔的哥哥叛逆少年没法爆粗,这边也不自觉地傲娇起来。


我居然画了一下原皮的守约哥哥(シ;゚Д゚)シ(我的心还是魅影的

明天好像是520先提前庆祝下2333

今天没写文,又来试一下厚涂了。(´。_。`)ゞぅぅぅ…

按照江湖规矩,入魔必须披头散发。

想画一下约策入魔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俩狼崽子月圆之夜会不会长发飘飘之类的,我乱说的。恶魔守约比我还丧心病狂,想干啥就干啥><

反正就是想画“入魔”,我中二病严重(・∀・)


想起来很久没画过原皮守约的约策了,我的灵魂大概已经跟恶魔绑定了(善良的原皮哥哥拜拜

大概搞一下鸣潜再搞一下约策(稿子呢)如此交替吧。下次再见♪

「我 要 你」




友情提示:

*盗图秃头

*不授权

*约策only,不拆不逆

又画了傻屌图。
“哥哥你看我的夜光手表。”
“你看看你的夜光作业。”

当你发烧生病向哥哥撒娇时你死党们找你去炸牛粪。
#约策#

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欧尼酱,你敢不敢动啊?”

内有约策黄图。
看到p3你知道我为何要用元芳和哪吒涂鸦挡一挡(◔◡◔)(元芳哪吒:…………法克鱿

如果这没颜色的草稿都被和谐了说明lof太智能了_(´ཀ`」 ∠)__
和谐了再说哈哈哈哈哈哈哈

升上初中的策儿站直了等哥哥惯例的亲亲却只见哥哥帮忙整理衣服。

还是一直在等亲亲…( ’ 3 ’ * )

附赠一个狂草的长发玄策:类似《犬夜叉》月里有一次半妖变成人类设定这样,月圆之夜玄策变成全妖露出了本来的妖怪面目´◡`